请记住我们的永久域名:www.infinfx.com

少年阿宾 (廿四)

(廿四)吾爱吾师  阿宾载了一大叠讲义资料,捆在机车后座,在往班导师林素茵家的路上骑著,这是他今天所跑的第四趟了。  早上在科办公室,阿宾被班导师叫住,问他“帮忙送一点点东西”好不好,结果一点点东西居然有这么多。只是阿宾也不抱怨,因为林素茵是个大美人。  她虽然接近四十岁了,但是养尊处优,面貌姣美可人,皮肤白白净净,身材高,腰身如蛇,而最引人入胜的地方是,饱满的胸部并不因年龄增加而下垂,依然结实耸立。据说她已经有个念国小的女儿,还能拥有这样的体态的确不简单,所以阿宾才乐于为她服务。  阿宾来到她家楼下,抱著那一大捆的文件搭上电梯,林老师的家在八楼,屋里面是挑高再隔一层夹层的那种,也就是所谓的楼中楼,还算是宽敞舒适。阿宾走出电梯按了门铃,没多久老师就来开门了。“唉哟,辛苦了!”老师说,声音非常娇媚。她穿一件毛绒绒的长袖套衫,和紧身的牛仔裤,烫得蓬蓬松松的头发,描得细细长长的弯月眉,配上鲜红的唇彩,全身都散发成熟的韵味。阿宾还闻到浓浓的香郁气息,那是她最喜欢搽的法国GUERLAINSAMSARA香水。阿宾每次看见她就心动不已,他走进客厅,直接往馈楼上爬,他知道所带来的文件是要放到书房里去的。老师的家,一楼是客厅、餐厅和厨房,二楼夹层是房间。二楼的部分因为还留著让一楼客厅形成挑空,所以面积比较小。阿宾进到书房,其实所谓书房只是用短栏杆在二楼围成的小空间,有两排大书柜,放著书和文件,他将带来的资料一部一部的放到靠墙壁的那支书柜上,老师也上来了,走到他背后说:“真谢谢你!”“哪里!”阿宾说。阿宾背对老师,专心的排著资料,老师指点他怎么去放,他可以感受到后面老师隐约传来的体温和香味,他好想将她搂在怀里,狠狠的爱她一番。  他想著想著,手上就摆错了位置,老师靠上来纠正他正确的地方,然后却没有再退后,阿宾感觉背上被两团软肉压著,一双玉手环上了自己的腰,老师幽幽地说:“阿宾,你体格真强壮。”“老师……”阿宾回过头,老师就凑嘴上去吻他,她嘴唇又湿又软,阿宾先是迟疑了一下,然后转身用力的将老师抱住,舌头伸入老师的嘴里面,和她的香舌相互问候著。他明白了。今天这是老师的故意安排,她要引诱她的学生,而他上钩了。  阿宾的左手在老师的背上抚著,右手顺著腰摸到她的臀部,她穿著的牛仔裤非常紧,所以摸起来觉得屁股十分结实。老师对于阿宾放肆的动作恍若不知,阿宾就再将左手移到她的胸前,摸她又大又软的乳房,以前他都只能在课堂上偷偷的看著,幻想著,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,现在却是实实№№的握在手上,真正是美梦成真,而且老师的奶奶浑圆多肉,摸起来的感觉太过瘾了。阿宾将老师一步步推压靠到书柜上,继续吻著老师,双手全都来揉她的乳房,老师揽著他的颈,任他轻薄。阿宾隔著衣服又觉得不够,便将手从老师的腰№伸进套衫里面,贴肉的摸,后来更索性将那套衫撩起,老师顺从的举手等他脱去,他将上衣拉到老师的上臂时,就抛下衣服不管,捧著乳房亲起来了。  老师的头还被套衫罩著,看不到外面,黑暗造成刺激的快感,她不禁发出急促的喘声。阿宾让她埋在衣服里浪哼,将老师的黑色胸罩扯开,那指头大小的乳头就跳出来颤动著,两颗乳房弹力十足,正不安地起伏摇摆。阿宾两手袭,拿住她的乳头用力捏,老师也没有呼痛,阿宾曲起中指弹在乳头上面,老师忍不住耸了耸肩膀,连带的使乳房更摆荡不已,阿宾将它们捧定下来,再用嘴轮流的去吃,只听见老师在衣服里发出闷闷的“唔唔”声。  老师真不简单,三十七八岁的年龄还能将皮肤保持得这么细致,乳房光滑洁白,隐隐约约的浮现血管的痕迹。阿宾动手去解开她的牛仔裤,这牛仔裤是如此的紧,他使了半天力气,才脱卸到臀下,露出老师也是黑色的高腰三角裤,光看老师那窄小的骨盆,平滑性感的小腹,实在很难想像她是已经生过孩子的中年妇人。阿宾正想再脱,客厅门口忽然传来钥匙的开门声,他们吓了一跳,俩人连忙蹲下,阿宾将老师的套衫扯回来,老师慌张的将内衣裤子穿好,透过栏杆往厅口看,原来是她丈夫回来了。老师示意阿宾留在书房,自己奔下楼梯。  “老公,”老师显露出妻子应有的温柔笑容:“今天怎么这么早回来?”“不,我换过衣服就要走,晚上有事不能回来吃饭了。”她丈夫说。老师故意生气的说:“又这样!”“没办法,工作嘛!”他们边走边上楼,就看见了阿宾。“师丈!”阿宾问候他。“我的学生,来帮我整理资料的。”老师说。师丈跟他点点头,和老师走进他们的卧房,并且关上门,将他丢在外面。老师抱住她老公,撒娇的说:“别去好不好?在家陪我。”师丈对这个又骚又浪的妻子是真的没辄,看见她的媚态不禁欲火中烧,可是偏偏晚上的事很重要,他抱起妻子丢到床上,说:“不行,今天一定要去,……不过,现在可以先疼疼你。”说著就来亲她,摸她的乳房。“啊呀!”老师说:“我学生还在外面啦!”“别理他!”师丈说,而且已经在脱她的衣服。  老师假意的挣扎著,终于还是被丈夫剥光了衣服,师丈对于老师的胴体虽然司空见惯,却还是马上不自主的兴奋起来,两三下也将自己脱光,拖著长长鸡巴,伸手将老婆抱住。师丈和老师结婚近十年了,知道她性欲旺盛,索无度,为了满足她,每天早晚必定要各作爱一次,长久以来就逐渐欲振乏力了。  他知道老婆漂亮,每次陪她上街总是有男人盯著她的脸蛋和胸部猛瞧,老婆偏偏越来越打扮得美艳动人,所以他就老是必须担心她不够爽快而去偷交男朋友。况且她也实在很骚浪,当他一看到她那嗲嗲的娇样,就算再累都忍不住会打起十二分精神来应付她。可惜他的鸡巴虽然不小,但是体力却越来越差,像现在已经算是勃起的情形下,却只有半软不硬。  师丈个性很猴急,一压上老婆的身体,就要来干。幸好老师方才和阿宾调了一阵情,穴儿正湿得很,他正好一插而入,他还以为是老婆对他的热情呢。虽然他鸡巴的状态并不够好,插在穴里抽送不停,老师却也忍不住舒服的浪叫。“好老公……真舒服……啊……爱死……老公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这时阿宾正在房间门口侧耳偷听著,老师淫声绵绵,他的鸡巴不免听得膨胀坚硬,兴奋不已。  “啊……老公插死人了……哦……哦……”老师随口乱叫,师丈信以为真,插得更卖力,鸡巴也的确比较挺拔了一些。“好老公……亲亲老公……啊……我好舒服啊……哦……”“老婆……”师丈说:“你这么骚,会不会……背著我偷男人啊?”“死人……啊……我偷……偷什么……啊……男人……嗯……啊……我只对你……啊……一个人骚……啊……而已嘛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再用力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“真的吗?会不会……你那个学生和你……趁我不在乱来啊?”师丈问。阿宾在门外听到这句话,鸡巴更是硬得发痛。“你疯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我……当然不会啊……”老师免不了要否认。“是吗?”师丈故意说:“和年轻男人作爱很舒服呢,试试嘛……”  老师知道他乱讲,就也说:“好啊……我……去和他干……啊……让他将……啊……我个够……啊……个舒服……啊……”师丈听得刺激,鸡巴猛胀,插得更爽了。老师也尝到甜头,就更浪叫不停。“啊……好美啊……哦……好老公……我要去让……啊……很多人干……啊……好了……啊……让他们插死我……算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男人们……都来干我吧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师丈被她叫得心里醋意横生,激荡不已,抱紧了她一阵急喘,就射精了。阿宾在门口听不见老师的叫声,赶紧回到书房整理那些资料,过了几分钟,师丈拎著西装外套走出房间,他向阿宾打了声招呼,穿起外套就下楼出门去了。  阿宾等了半晌,没看见老师出来,他轻轻的扭开卧房门一看,老师大字形的趴在床上,两腿张的老开,高翘的屁股肉下面,是绯红潮湿的肉穴,这景像让阿宾看得按捺不住,反手关上房门,火速的脱去所有衣物,扑到老师背上,鸡巴在老师的屁股附近到处乱闯,终于找到通关口,挤进半个龟头。那粗心的师丈,丢下妻子自己离开,现在要付出代¤了。  “嗯……嗯……我还以为你不敢进来了呢……”老师回头媚著眼看他。“老师……”阿宾叫她。“别叫老师,叫我的名……”她说。“……”阿宾叫她:“茵姐。”“乖,”茵姐说:“好弟弟……再进来多一点……”  茵姐将双腿大大的张开,原来她年轻时学过舞蹈,双腿居然能打成水平180度,然后翘高屁股,阿宾顺利的一寸寸插进去,直到鸡巴全部被她的肉穴吞噬净。“啊……啊……对……弟弟真好……真好……快……快帮我那臭老公干我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好爽啊……穴心美死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她老公要是知道她刚和他作完爱,真的又马上和学生干上了,不晓得会有什么反应。阿宾偷听过她和她老公的对话,则是觉得这次偷欢特别香艳大胆。“啊……啊……弟弟好硬啊……嗯……和我老公……啊……完全不同……啊……我我……哦……好美啊……啊……”“茵姐,”阿宾问:“师丈很不行吗?”“他……啊……他以前也干得我……嗯……很舒服……啊……”茵姐说:“后来……啊……哎呀……这一下爽到心里了……啊……后来我……生完小美……啊……他就越来越……差了……啊……对……这样用力……啊……”“茵姐有很多情人吗?”阿宾对这点很有兴趣。“啊……啊……”茵姐摇著头,不愿回答。“告诉我嘛……”阿宾故意插得飞快。  “哦……美死了……”茵姐浪水四溢:“才……几个嘛……啊……别问了……专心……啊……干姐姐好吗……我要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于是阿宾将她的穴儿插得炽热,阿宾和别的女孩也没试过这样趴著张腿的干法,觉得非常有味,鸡巴爽得发麻。“姐,你真美,”阿宾边插边在她耳边说:“我从第一次见到你,就梦想要你,你知道吗?”“真的……?”茵姐呻吟著:“今天……啊……来干我……啊……喜不喜欢……爽不爽……?”“喜欢……爱死姐姐了!”“姐姐也爱你……啊……再快……啊……好弟弟……快……姐姐要……啊……不行了……啊……”阿宾没命的替她抽插,茵姐的浪水越喷越多,穴儿也不停地张合缩放,将鸡巴夹得肉杆子猛涨,就的更爽快了。“啊……姐完了……爽上来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茵姐叫著。  她高潮急冲而来,屁股抖个不停,阿宾差一点随她泄去,赶快屏气凝神,压住射精的冲动。茵姐伏在床上气喘嘘嘘,发现阿宾还硬梆梆的挺在自己身体里面,不禁赞美说:“你真棒……嗯……姐姐美死了……嗯……人家说的没错……你真好……”“人家?”阿宾听出语病来:“谁……谁说?”茵姐突然羞红了脸,知道说溜了嘴,却不愿再说。阿宾拔出鸡巴,将她玉体扳正过来,重新再深深的插入,这次面对面,阿宾可以愉快的欣赏她美丽的脸庞,阿宾开始又抽动著,她的表情就妩媚的变幻不定。  阿宾先是慢慢的拔出送进,问:“到底茵姐听谁说的?”“唔……唔……”茵姐闭著眼睛:“没……没有啊……我乱说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好舒服……”“告诉我!”阿宾逼著她,渐渐加快了动作。“啊……天哪……真的好……好爽啊……”她将双脚架到阿宾腰上:“你……再插……再插……我要……我要……啊……要很多很多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阿宾不死心,一直逼问著:“快说,不然干死你!”“干死我……干死我好了……啊……我愿意让你……啊……干死……啊……我的天……啊……真的会死啊……啊……快……快……好弟弟……快快……姐姐又要……又要飞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好弟弟……好老公……你才是我的……啊……好老公……啊啊……”阿宾冲刺得快没命了,还问:“是谁……是谁……?”“我完了啦……完了啦……好美啊……完了……啊……”“说!是谁?”“死了……嗯……”“是谁?”“是……是……”茵姐没力气了,昏死的说:“是……廖依……”  阿宾一听,是她!是她跟茵姐说的?她怎么会跟茵姐说这个?她和茵姐什么关系?好奇怪哦!阿宾想起上次在果园的野合,又看著美艳的导师,鸡巴跳了几跳,浓精滚滚而出。茵姐被射出的精液烫活过来,手脚都紧紧的勾抱住阿宾,一直唤他老公。阿宾干脆趴在茵姐身上休息,俩人亲蜜的说著情话,阿宾磨著茵姐要她说她偷情的故事,茵姐白了一眼啐他,不肯说出来。“你老公都不知道吗?”阿宾问。  “老公知道还叫偷情吗?”茵姐说:“当然要偷偷摸摸才会……哎呀!别问了,羞人答答的……该起来了……唔……我女儿快放学回来了。”阿宾笑著爬起来,和茵姐互相帮忙穿回衣服。“茵姐,”阿宾说:“黑色内衣裤好诱人啊!”“老公买的。”茵姐说:“阿宾,后天下午你也没课嘛,再来陪姐姐好吗?”“我如果不来的话,是不是这个学期的操行就会不及格?”“你和老师作爱,”茵姐捏著他的颊:“操行本来就不及格了。”阿宾和她边谈笑边走下客厅,刚好她的女儿开门回来了。“妈!”“小美回来了,这是阿宾哥哥。”“阿宾哥哥。”她喊了一声,就跑上楼去了。“这孩子。”她和阿宾走出门外。“你女儿长得真可爱!”阿宾说,他按下电梯钮。“哦,”茵姐吻了他的脸,说:“那养大了也让你干……”“啊!”阿宾愣了一下。  茵姐咭咭的笑著,捞了一下他的裤档,骂说:“呸!死人,还真的硬起来,你们这些男人……”电梯来了,阿宾走进去,茵姐在电梯门关上的一刹那,故意撩起套衫,让他又看见她那迷人的黑色奶罩,和肥嫩雪白的胸肉,还骚媚的飞给他一个吻。  阿宾知道那是在提醒他,后天还要再来。